這是描述信息
關于胡氏

關于胡氏

同一根血脈 愛國愛家弘揚祖德
2

2

1

1

/
/
/
與“安定胡氏”相關的歷史問題

與“安定胡氏”相關的歷史問題

  • 分類:胡氏源流
  • 作者:
  • 來源:江蘇徐州胡恒俊 胡氏資訊
  • 發布時間:2021-04-26 13:37
  • 訪問量:

【概要描述】隨著胡氏聯誼活動的廣泛開展,參與胡氏文化研究的宗親越來越多,其深度、廣度不斷拓展,令人鼓舞。但同時,“淺嘗輒止”、“盲人摸象”般的結論,雖然難免,卻易混淆視聽、誤導宗親,亟待引起重視。

與“安定胡氏”相關的歷史問題

【概要描述】隨著胡氏聯誼活動的廣泛開展,參與胡氏文化研究的宗親越來越多,其深度、廣度不斷拓展,令人鼓舞。但同時,“淺嘗輒止”、“盲人摸象”般的結論,雖然難免,卻易混淆視聽、誤導宗親,亟待引起重視。

  • 分類:胡氏源流
  • 作者:
  • 來源:江蘇徐州胡恒俊 胡氏資訊
  • 發布時間:2021-04-26 13:37
  • 訪問量:
詳情

隨著胡氏聯誼活動的廣泛開展,參與胡氏文化研究的宗親越來越多,其深度、廣度不斷拓展,令人鼓舞。但同時,“淺嘗輒止”、“盲人摸象”般的結論,雖然難免,卻易混淆視聽、誤導宗親,亟待引起重視。

胡氏文化,是在長期的歷史發展中形成的。胡氏英杰,文安天下,武定乾坤,偉人頻出,推動了歷史前進的步伐,留下了以身許國、自強不息的光榮傳統,鑄就了胸懷天下、無私奉獻的胡氏精神。而要研究胡氏文化,厘清其中的人物、事件、播遷、繁衍史實,就必須廣泛涉獵經、史、子、集,包括方志、專著,直至各類工具書,予以綜合對比、考證、辨析,才能還原真相,得出正確的結論。

而經史子集,汗牛充棟,浩如煙海,檢索耗時費力。為減少宗親們查找之苦,現將與“安定胡氏”有關的歷史文獻、典籍、工具書中的記載、介紹,轉抄、摘錄如下,供大家分析研討時參考。

“安定胡氏”的概念,源于胡氏的“郡望”。唐代林寶《元和姓纂》云:“胡,帝舜之后胡公封陳,子孫以謚為姓。(郡望)安定。”《郡望百家姓》云:“胡氏望出安定郡。”《姓氏考略》云:胡氏“望出安定、新蔡。”《欽定四庫全書·子部·類書類·氏族大全》也說:“胡,(郡望)安定。周武王封舜后胡公滿于陳,子孫以謚為姓。”由于新蔡胡氏,系胡奮之后,本出于安定,遂有“天下胡氏,望出安定”之說。

一、縣、郡,郡縣制

春秋時各國先在邊地設縣,后在邊地置郡;戰國時在邊郡設縣,以郡轄縣,漸漸形成郡縣制。

2009年版《辭?!?,對縣、郡的設置時間、目的,和郡縣制形成的歷史過程,介紹得明明白白。“郡縣制:由春秋、戰國到秦代逐漸形成的地方行政制度。春秋時,秦、晉、楚等國初在邊地設縣,后漸在內地推行。春秋末年以后,各國開始在邊地設郡,面積較縣為大。戰國時在邊郡設縣,漸漸形成縣統于郡的兩級制。秦統一六國,分全國為三十六郡,后增加到四十多郡,下設縣???、縣長官均由中央政府任免,成為專制主義中央集權政權組織的一部分。”

二、“郡望”產生的歷史背景、年代

郡望,2009年版《辭?!返慕忉屖牵?ldquo;魏晉至隋唐時,每郡顯貴的世族,稱為‘郡望’。意即世居某郡為當地所仰望,如清河崔氏、太原王氏等。”

“郡望”產生的根源

“郡望”,產生于魏晉南北朝為保證世族特權,而實行的選拔官僚的“九品中正制”。東漢末,曹操當政,提倡“唯才是舉”。獻帝延康元年(公元220年),曹丕采吏部尚書陳群的建議,推選各郡有聲望的人出任“中正”,將當地士人,按“才能”分別評定為九等(九品),政府按等選用,被稱為“九品官人法”,仍保持曹操用人“不計門第”的原則。曹芳時,司馬懿當政,于各州設大中正,以世族豪門擔任,選取原則以“家世”為重。從此,“上品無寒門,下品無勢族”,以此維護世家大族的特權。九品中正制成為世族操縱政權的工具。直到隋文帝時,才廢除此制,改行科舉制。

所謂“門第”,指封建時代官僚顯貴家族的等級,是封建貴族門閥特權的等級制度的基礎。顯貴之家稱為“高門”,卑庶之家稱為“寒門”。魏、晉、南北朝時期選拔官員實行“九品中正制”,高門被任選,寒門受排斥。甚至彼此交際、婚配、坐位亦有區別。相沿成為不成文的等級制度,利于維護貴族門閥特權。唐以后,舊的門第區別不再存在,改以當代官爵高下為區分門第的標準。

所謂“門閥”,即門第閥閱。指封建社會中的世代貴顯之家?!逗鬂h書·宦者傳論》:“聲榮無暉于門閥”?!缎绿茣?middot;鄭仁表傳》:“嘗以門閥文章自高。”東漢章帝時選舉,已多為門閥包辦。魏、晉、南北朝特別重視門閥特權。亦稱閥閱?!逗鬂h書·韋彪傳》:“士宜以才行為先,不可純以閥閱。”

2
“郡望”產生及發揮作用的年代

“郡望”產生于實行“九品中正制”時期;“九品中正制”實行于魏、晉、南北朝。所以《辭?!凡庞?ldquo;魏、晉至隋、唐時,每郡顯貴的世族,稱為‘郡望’”的解釋。以故,某姓氏“郡望”產生、發揮作用的時間,也僅限于魏、晉、南北朝時期。隋唐以后,通過科舉選拔官吏,不再考慮“門第”高低,姓氏郡望之稱,一般只是沿襲,無新的“郡望”可言。

三、安定縣、安定郡的歷史沿革

安定郡

安定郡:西漢武帝元鼎三年(前114年)置,治所在高平縣(今寧夏固原縣),東漢移治臨涇縣(今甘肅鎮原縣東南)。西晉移治安定縣(今甘肅鎮原縣西北開邊鎮張莊村)。隋開皇三年(583年)廢。唐初改為涇州,天寶元年(742年)復改安定郡,至德元年(756年)又改名保定郡。

胡式百科圖1、《中國歷史地圖集·西漢·涼州刺史部》中的安定郡、安定縣

《前漢書·地理志》云:“安定郡,武帝元鼎三年(公元前114年)置……縣二十一:高平,復累,安俾,撫夷,朝那,涇陽,臨涇,鹵,烏氏,陰密,安定,參?,三水,陰槃,安武,祖厲,爰得,眴卷,彭陽,鶉陰,月支道。”

西漢“安定郡”所轄的二十一縣,既有臨涇縣,又有安定縣、彭陽縣、安武縣。臨涇縣故城在今甘肅省鎮原縣東南部,彭陽縣故城在今鎮原縣城東不遠,安武縣在今鎮原縣南偏東,現今都是鎮原縣的一個鄉鎮。而漢武帝在西北邊地置立“安定郡”之前,西漢所置的安定縣,已經至少存在百余年,不排除正是取“安定縣”的“安定”之義,希望西北邊地永遠“安定”,才將新置之郡,命名“安定郡”。

胡式百科圖2、西漢安定郡治所高平縣(今寧夏固原市)古城西城墻今貌

hushibaike圖3、西漢安定郡治所高平縣(今固原市)古城墻夯土層均勻、堅實

huhsibaike《中國歷史地圖集》“東漢”圖中,安定縣被廢,安定郡治所移治臨涇縣(今鎮原縣東南部)。

2
安定縣

安定縣:1986年版《中國歷史地名辭典》介紹:“①西漢置,治所在今甘肅涇川縣北涇河北岸(筆者注:“涇河北岸”,僅為泛指,不是確指。近年專家學者考證,實際在涇河北面的支流茹河北岸,位今甘肅鎮原城縣西北開邊鎮張莊村)。東漢廢。西晉復置。唐至德二年(757年)改名保定縣。②金大定七年(1167年)以定安縣改名,治所即今甘肅寧縣。元至元七年(1270年)廢。③元升安定堡置,治所即今陜西子長縣西北安定鎮。至清沿襲不改。1935年為紀念謝子長烈士,改名子長縣,移治原縣治所東的瓦窯堡。”

顯然,宋代的安定堡,元代才升格置為安定縣,與“郡望”意義上的“安定”,毫無關系。宋后有人言“‘安定先生’胡瑗的‘安定’,是陜西瓦窯堡”,疏于史識,純屬望文生義。

兩漢至隋、唐時的安定縣城,近年經多方專家、學者考證,在涇川縣北涇河支流茹河的北岸,位今甘肅省鎮原縣城西北開邊鎮張莊村席莊組。

“開邊”,也是古地名,原名“開邊寨”?!吨袊鴼v史地名辭典》介紹:“開邊寨,北宋咸平五年(1002年)置,即今甘肅鎮原縣西北開邊。”

二十世紀中期平田整地,席莊不僅挖出堆積如山的秦磚漢瓦,而且挖出大量秦“半兩”銅錢。村民不識,從左往右讀,向我們描述稱為“兩半”錢。專家的考證結論是:張莊村,系戰國秦時,秦國在北部邊地設的安定縣城所在地。

漢承秦制。西漢初設置的安定縣,縣城位置,“承秦”未變。東漢時“安定縣”被廢,但西晉“復置”未說治所有變,所以西晉的安定縣城,依然在秦、西漢時的安定縣城原址。唐至德二年(757年)雖然改名保定縣,但僅僅是“改名”,說明治所仍然未變。以此看,從戰國秦的邊地縣,到唐代改名保定縣,這個安定縣古城存在的時間,跨越千年。

3
專家學者考證的秦漢安定縣城,在今鎮原縣西北開邊鎮張莊村

安定縣城,究竟位于何處,雖然史志不詳,卻非無跡可尋?!稘h書》作者班固的父親、著名史學家班彪的《北征賦》,就有明確的記述。

在西漢、東漢轉換之際,公元23年劉玄稱帝高陽,王莽死;公元25年,赤眉入關,劉玄被殺,長安周圍大亂。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,班彪出逃,沿著秦漢時期首都長安通往安定郡治所高平的官道,去投奔擁眾天水的隗囂。其《北征賦》,用紀實的筆法,寫下了從長安到高平的經過,結合途中所見景物與有關的史事,抒發感想,在中國紀行賦的發展史上具有重要地位,對后世紀行賦的創作有較大的影響。節錄如下: 

余遭世之顛覆兮,罹填塞之阨災。舊室滅以丘墟兮,曾不得乎少留。遂奮袂以北征兮,超絕跡而遠游。朝發軔于長都兮,夕宿瓠谷之玄宮。歷云門而反顧,望通天之崇崇。乘陵崗以登降,息郇邠之邑鄉…… 登赤須之長阪,入義渠之舊城…… 遂舒節以遠逝兮,指安定以為期。涉長路之綿綿兮,遠紆回以樛流。過泥陽而太息兮,悲祖廟之不修。釋余馬于彭陽兮,且弭節而自思。日晻晻其將暮兮,睹牛羊之下來…… 越安定以容與兮,遵長城之漫漫。劇蒙公之疲民兮,為強秦乎筑怨…… 登鄣隧而遙望兮,聊須臾以婆娑。閔獯鬻之猾夏兮,吊尉漖于朝那……隮高平而周覽,望山谷之嵯峨……。

《賦》中班彪自述,是因為“遭世之顛覆”、“ 舊室滅以丘墟”,才“不得乎少留”、“遂奮袂以北征”、“去此舊都”,“指安定以為期” “涉長路之綿綿”的。 這個所“期”的“安定”,就是西漢的安定郡治所高平;而“越安定以容與”的安定,卻是“安定縣城”。

其幾乎是策馬狂奔似的路線為:朝發長都(長安)、夕宿玄宮,歷云門(云陽)、息郇邠(今旬邑縣?!逗鬂h書·郡國志》載“栒邑,有豳鄉。”),登赤須長阪,入義渠舊城(古義渠國都城,在今甘肅慶陽縣西南。義渠國,春秋西戎國,戰國時為秦所滅),過泥陽(治所在今甘肅寧縣東南)、宿彭陽(今鎮原縣城東彭陽村),越安定(今鎮原縣西北開邊鎮張莊村)、登鄣隧(烽火亭),循著戰國秦長城(在今鎮原縣武溝鄉境內,位于鎮原縣城西北28公里處,茹河北岸),吊尉(北地都尉孫卬)于朝那(今寧夏彭陽縣古城鎮),最終隮高平(今寧夏固原)。

由此可見,西漢的安定縣,在班彪從彭陽至高平的官道邊,而非《中國歷史地名詞典》、《中國歷史地圖集》所說、所標的彭陽西南的“涇河北岸”。

班彪所走的路線,是一條經戰國秦長城的道路,先秦時修建?!妒酚?middot;匈奴列傳》載:漢孝文皇帝十四年(前166年),匈奴單于十四萬騎入朝那蕭關(在今寧夏彭陽縣古城鄉西北的任山河?!吨袊鴼v史地名辭典》:“在今寧夏固原東南。西漢文帝時匈奴自蕭關入燒回中宮;武帝通回中道,北出蕭關,皆指此”),殺北地都尉卬,虜人民畜產甚多,遂至彭陽,使奇兵入燒回中宮,候騎至雍、甘泉。而孝文帝時,漢王朝建立不久,正在醫治戰爭創傷,恢復生產,根本沒有力量新修這樣一條道路。

對《中國歷史地圖集》、《中國歷史地名大辭典》將西漢安定縣標、注在今甘肅涇川縣涇河北岸,以治學嚴謹著稱、被《中國歷史地名大辭典(增訂本)·前言》譽為“對西北地區古地名深有研究”的歷史地理學家、地名學家、蘭州大學教授劉滿實地考察后,在《戰國秦長城下的邊陲重鎮鎮原城》一文中說:“班彪當時行經的地方是漢代的彭陽縣、安定縣、戰國秦長城和朝那縣,而其中的彭陽縣、戰國秦長城和朝那縣都在茹河的北岸。設使漢安定縣在涇川縣城北五里的水泉寺村,那么班彪要從彭陽故城所在的彭陽村往南到涇川縣城北的水泉寺村,而后又從水泉寺村往西北到鎮原縣的武溝鄉,這樣就讓班彪繞了一個很大的圈子,或者說走了三角形的兩個邊,這一來一去就多走了約兩百里。這樣的路線是既不合情理,也不符合當地道路的實際情況”。

劉滿指出:據《元和郡縣志》記載,唐臨涇“縣(治所在今鎮原縣城關鎮)界兼有漢安武、安定、彭陽、撫夷四縣之地。……西漢時設縣密度如此之大,不能不讓人吃驚。原因何在?因為這里既是當時匈奴人入侵關中地區的必經之地,也是西漢王朝的大軍征伐匈奴的重要軍事通道。在這里屯兵戍守,可以抵御、阻遏匈奴的入侵;在這里設縣置守,可以保證軍事通道的暢通。”

2016年4月,由陜西師范大學、河西學院民族民俗研究中心教授、博士等人組成的“絲綢之路”智庫項目組,和(甘肅)隴東學院歷史文化學院、政法學院、鎮原縣博物館、鎮原縣政協文宣辦、寧夏彭陽縣地方志辦公室專家學者等,組成陜甘寧聯合調查組,根據《史記·匈奴傳》中關于漢文帝十四年(前166年)“匈奴單于十四萬騎入朝那蕭關,殺北地都尉卬,虜人民畜產甚多,遂至彭陽,使奇兵入燒回中宮,候騎至雍、甘泉”,和班彪《北征賦》的記載,沿著茹河古道考察,發表了《追尋班彪“北征”的足跡——陜甘寧學者聯合考察漢唐絲路茹河道行記》。文中說,結合唐代《元和郡縣圖志》中“臨涇縣,縣界兼有漢安武、安定、臨涇、撫夷四縣之地”的記載,認為“西漢時在茹河川今鎮原縣境內只有兩座古城,即彭陽縣與安定縣。證明西漢安定縣不在今涇川境,而在今鎮原縣的茹河川附近,也證明臨涇不在茹河川”,“我們大致可認為,鎮原中部地區曾經屬于安定縣。”

其后,隴東學院教授、碩導、甘肅省敦煌學會理事張多勇,與西北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研究員、教授、博導,西北師大敦煌學研究所所長、甘肅省人民政府參事李并成率領的考察組,在《義渠古國與義渠古都考察研究》中說:“秦漢安定縣”,“遺址位于鎮原縣開邊鎮張莊村,在茹河北岸一級臺地上。遺址南臨茹河,北距公路200米,在該處發現繩紋筒瓦、板瓦、云紋瓦當。遺址東西長360米,因河流殘蝕南北僅余180米。這里曾出土大量五銖錢、貨泉、貨布、銅箭頭等,遺址北山劉路莊漢墓群有三四十處。遺址東二里影娃山地層內含紅陶(仰韶文化)、夾砂陶(寺洼文化)、灰陶、石刀(西周)殘片,已見被盜漢墓二十多處,均為青磚券頂。茹河南岸冢子山也有漢墓群,今見大型冢狀墓葬五處,均被盜。但據當地村民講,墓葬出土有明顯漢代墓陪葬品綠釉陶器,灰陶灶、陶倉、陶水井。另外,出土有銅鏡、銅鈁、銅壺、銅鼎、銅洗、鐵劍等器物。據此,史學家推斷,此遺址為秦、漢安定縣遺址。”“此遺址當具漢代縣城規模。這些古城遺址中文化層以繩紋板瓦、筒瓦為主的建筑殘件和以細繩紋為主的陶器殘片較為豐富,春秋、戰國文化層厚度在1米左右,秦、漢文化層較為深厚,反映了秦、漢在此置縣。”

hushibaike圖5、張莊村是群山里少有的背山面河平整的臺塬地(衛星圖)

hushibaike圖6、筆者一行2018年考察時隨手在席莊田埂上撿起的漢代瓦片

hushibaike圖7、田埂上不同的繩紋瓦碎片.

安定縣,也曾為安定郡、涇州、保定郡的治所?!吨袊鴼v史地名辭典》:“涇州,北魏置,治所在臨涇縣(今甘肅鎮原縣東南)。后移治安定縣。隋大業三年(607年)改為安定郡。唐復改名涇州,天寶元年(742年)改名安定郡,至德元年(756年)又改為保定郡,乾元元年(758年)復改為涇州,大歷三年(768年)置涇源節度(后又改彰義軍節度)治此。北宋仍名涇州。金元光元年(1222年)移治長武縣(今甘肅涇川縣東)。元復移治臨涇縣故址。明洪武三年(1370年)移治今涇川縣。1914年降州為縣。”

四、記載最早戍守安定、舉家遷居的是胡城

目前所見,全國最早的胡氏族譜,是唐初貞觀十六年(642年)魏徵為其外甥胡學顏作序的《胡氏世譜》。其《序》言:“余臥病謝政,而宅相胡學顏抱《世譜》一帙以告余曰:予胡氏之先,出自帝舜有虞氏之裔。帝舜本姬姓,因居媯汭,以媯為氏。子商均,封于虞。迨周武王克殷,乃復求舜后,得媯滿封于陳,以奉帝舜祀,子孫以謚為氏。后為楚滅,子孫輒去國。至漢有諱者,為靈朔孫,景帝時吳王濞反,公統兵拒之,遂擒吳王,景帝初拜大中大夫,始遷安定之臨涇,是為胡氏之始祖也。子欽為陽翟令。欽二子,曰建曰安,建移家河東,擢渭川令,治甚有聲;安仕臨邛令,為臨邛派……”。

《序》中的,漢代許慎的《說文解字》注明是“籀文的‘城’”字,現已廢棄。

hushibaike

圖8、《康熙字典》中的籀文“城”字

這里所說的“安定臨涇”,是指安定郡的臨涇縣?!吨袊鴼v史地名辭典》:“臨涇縣,①西漢置,治所在今甘肅鎮原縣東南。北魏后廢。②隋大業十年(614年)改湫谷縣置,治所即今鎮原縣。元至元七年(1270年)廢。”

湫谷縣,《中國歷史地名辭典》:“隋大業元年(605年)置,治所即今甘肅鎮原縣。十年(614年)改名臨涇縣。”

也即是說,臨涇縣,歷西漢、東漢、魏、晉,直至北朝魏后,才被廢置,治所一直在鎮原縣東南。而隋大業十年(614年),治所在今鎮原縣的湫谷縣,又被改名臨涇縣,算是異地重置。

魏徵《序》中言漢初胡城參與平定七國之亂有功,拜大中大夫,“始遷安定之臨涇”,這個“臨涇”,從西漢至隋代,都在今甘肅鎮原縣境內。

西漢景帝三年(前154年),吳王濞等七國反。胡城作為將軍,奉太尉周亞夫之命前往平叛,英勇善戰,有功于朝,被拜大中大夫。而此時,距離孝文帝十四年(前166年),匈奴單于十四萬騎入朝那、殺北地都尉至彭陽、使奇兵入燒回中宮,僅十二年。內亂除,外患憂。而長安經臨涇、彭陽、安定、朝那(西漢置縣,治所在今寧夏固原縣東南),至高平的茹河川古道,正是匈奴騎兵突襲入境的最佳通道,非智勇雙全之將,難堪戍守之任。胡城從平定七國之亂的將軍中脫穎而出,被選中戍守西北邊境,舉家遷往臨涇。

景帝之后,漢武帝于公元前140年繼位,雄才大略,歷經二十余年,“攘卻胡、越,開地斥境,南置交址、北置朔方之州,兼徐、梁、幽、并夏周之制,改雍曰涼,改梁曰益,凡十三部,置刺史(見《前漢書·地理志》)”,以統郡縣。元鼎三年(前114年),將臨涇、彭陽、安定、朝那至高平(今寧夏固原)沿線二十一個縣,置立為安定郡,治所設在高平縣(今寧夏固原)。

可惜,此時,胡城在西北戍守邊地十幾年,已于漢武帝登基之年(前140年)逝世,享年六十七歲,葬鶉觚縣(西漢置,治所在今靈臺縣東北。西魏大統中移治今甘肅靈臺縣。唐天寶元年—公元742年—改名靈臺縣)巖寶山之塬。

hushibaike

結合唐林寶《元和姓纂》中“胡,(郡望)安定。漢有胡建,始居焉”,與魏徵《胡氏世譜序》相互參照分析,不難看出:胡城與胡欽、胡建子孫三代,是始居安定的胡氏之人。雖然胡建后來因官遷居河東,不能否定其“安定人”的史實。

五、正確理解、引用魏徵的《序》

魏徵(580—643),唐初政治家。少孤貧好學。太宗時,曾任諫議大夫、秘書監、侍中,封鄭國公。因其鐵面無私、認理不認人,錚錚鐵骨,被唐玄宗譽為“三鑒”之一(《新唐書·魏徵傳》載:魏徵逝世后,“帝臨朝嘆曰:‘以銅為鑒,可正衣冠;以古為鑒,可知興替;以人為鑒,可明得失。朕嘗保此三鑒,內防己過。今魏徵已逝,一鑒亡矣!’”)。他主持修撰梁、陳、齊、周、隋史,著有《隋書》的序論和《梁書》、《陳書》、《北齊書》的總論,主編《群書治要》,有《魏鄭公文集》三卷。而其《胡氏世譜序》,是目前所見最早的胡氏譜《序》,備受診視。但歷經一千多年,由于蠹蝕、霉變、破損,出現傳抄等錯誤,有人疑系“偽作”,未免悲哀??陀^、冷靜、公正、認真地予以辨析,才能弄清哪些是錯漏、增刪,哪些被誤讀。

1
關于“宅相”

魏徵此《序》,寫于貞觀十六年(642年),病逝之前。開篇即言:“予臥病謝政,而宅相胡學顏抱《世譜》一帙以告予……”。

“宅相”一詞,典出《晉書·魏舒傳》:“舒少孤,為外家寧氏所養。寧氏起宅,相宅者云:‘當出貴甥。’舒曰:‘當為外氏成此宅相。’”后因稱甥曰“宅相”。

顯然,“宅相胡學顏”,即是“外甥胡學顏”。同為魏氏,魏徵雖比魏舒晚出,但也是飽學之士,借此典故稱呼胡學顏,再恰當不過。

但是,后人不明“宅相”的典故,而亂加解釋,造成魏徵此《序》被疑系“偽作”的惡果。

如2010年版《世界胡氏通譜·總譜首卷》之《安定胡氏世系表》(見第60頁)和《胡氏歷代世系表》(見第109頁),皆言胡學顏之父胡績“唐貞觀二年戊子卒,壽六十七……魏徵銘其墓。原配宋氏,封夫人;繼配魏氏,即徵女,生子一:學顏。”

胡學顏之父胡績(562—628),只比魏徵(580——643)大18歲。魏徵“銘其墓”,顯然關系非同一般。而胡學顏(594—656),唐貞觀進士,累官殿中丞,只比魏徵小14歲,魏徵稱之為“宅相”,很明確是舅甥關系。造成胡績的“繼配魏氏,即徵之女,生子一:學顏”的原因,除了不懂“宅相”之義,屬于文化素養問題,還可能是古《譜》被蠹蝕或磨損之后,“徵之姊(姐)”的“姊(姐)”字右半邊缺失,只剩“女”字所致。

2
關于“浩官彭城令,遂家四川,為內江派”

魏徵《序》中,傳抄之誤屢有出現。如(胡廣)“子壹……壹子忠……忠生三子世貴、世爵、世榮”,對比《晉書·胡奮傳》中“奮兄弟六人,兄廣……廣子喜……烈子世元”,和《北史》中“廣子喜”,正誤立判。“喜”與“壹”,字形相近,在原文被磨損的情況下,很易混淆或抄錯。

但地名,古今改易頻繁,后人續譜,似乎為讓當時人看得明白,不加注釋地添上其所處時代的名稱,就成了畫蛇添足,甚至讓人懷疑假冒、偽作。如:“建子孝先……子二:沂、浩……浩官彭城令,遂家四川,為內江派”。

“彭城令”,即彭城縣令。歷史上,彭城、大彭氏國、彭城縣(秦置,元廢)、彭城國、彭城郡、彭祖氏、彭祖國,一直都指今江蘇徐州市。而今四川境內,只有彭州、彭縣、彭山縣。

“彭州”,①貞觀七年(633年)置,治所在今四川馬爾康縣東。后廢。②唐垂拱二年(686年)置,治所即今四川彭縣。天寶初改為濛陽郡,乾元初復改為彭州。明洪武十年(1377年)降為縣。

“彭縣”,洪武十年(1377年)降彭州為縣,治所即今四川彭縣。清康熙七年(1668年)廢,雍正六年(1728年)復置。

“彭山縣”,①唐玄宗先天元年(712年)以隆山縣改名,治所即今四川彭山縣。明洪武九年(1376年)廢。十三年(1380年)復置。清康熙元年(1662年)又廢,雍正六年(1728年)復置。②五代晉天福初以唐昌縣改名,治所即今四川郫縣西北唐昌鎮。漢復名唐昌縣。

由此看,魏徵寫此《序》之前,雖有彭州,卻是唐貞觀七年(633年)才設置。漢代,今四川根本沒有彭城之類的行政區劃。

而“內江”,《中國歷史地名辭典》:“隋初以中江縣改名,治所在今四川內江市西。南宋紹興十六年(1146年)移治今內江市。元廢。明洪武初復置。”說明今四川境內,隋代以前只有“中江縣”,沒有“內江”地名。

再看“四川”之名?!吨袊鴼v史地名辭典》:“四川,北宋咸平四年(1001年)分西川路為益州、利州二路,又分峽路為夔州、梓州二路,總稱川峽四路,后簡稱四川。相當今四川東部、貴州大部、云南東北部以及甘肅東南部、陜西西南部地區。”

顯然,所謂“彭城令”、“遂家四川”、“內江派”之類的說法,都是后人添加的。雖然何人所加,不得而知,但需明確一點:“引用之文,不得稍加更易”。這是古訓。

3
關于胡藩被篡進《序》中為胡國珍“曾孫”

《世界胡氏通譜·總譜首卷》所載魏徵的《序》中,有“世爵封武始侯……世爵子國珍……國珍二子麟祥、鳳祥……麟祥三子履素、履約、履坦。履素子藩,遷豫章”。“遷豫章”之下,胡海老先生加了“胡海按:可疑”。為何可疑?

胡藩(372—433),《南史·胡藩傳》:“字道序,豫章南昌人也……功封陽山縣男,元嘉(424—453年)中位太子左衛率,卒謚壯侯。”《宋書·胡藩傳》:“祖隨,散騎常侍;父仲任,治書侍御史。藩少孤……叔尚書少廣……轉太子左衛率,十年(按:指元嘉十年,公元433年)卒,時年六十二,謚曰壯侯。”明言胡藩父、祖,分別是仲任、隨,而非履素、麟祥。

胡國珍(439—518),《魏書·胡國珍傳》:“字世玉,安定臨涇人也。祖略,姚興渤海公姚逵平北府諮議參軍。父淵,赫連屈丐給事黃門侍郎。世祖克統萬,淵以降款之功,賜爵武始侯,后拜河州刺史。國珍少好學,雅尚清儉。太和十五年(491年)襲爵…女以選入掖庭,生肅宗,即靈太后也。肅宗踐祚,以國珍為光祿大夫。靈太后臨朝,加侍中,封安定郡公…遷司徒公……又追(母親)京兆郡君為秦太上君……神龜元年(518年)四月……十二日薨,年八十……謚文宣公…持節就安定監護喪事。靈太后迎太上君神柩還第,與國珍俱葬……初,國珍無男,養兄真子僧洗為后,后納趙平君,生子祥”(見《二十五史》p2380—2381)。

“世爵封武始侯……世爵子國珍”,與“淵以降款之功,賜爵武始侯”,相互參照,可知“世爵”、“淵”,都是指胡國珍的父親,只是或書名,或書字、號罷了。

胡藩是南朝劉宋時人,生于372年,歿于433年。而國珍是北魏時人,生于439年,歿于518年。對比之下,胡國珍在胡藩逝世五年后才出生,怎會變成胡藩的曾祖父?只能說明,篡改者,不了解胡國珍的生卒年。有人將此怪罪于胡瑗后裔。胡瑗后裔把胡藩加進《序》中,能裝點門面,還是獲取榮光?以此指責魏徵《序》系“偽作”,只能是“莫須有”之罪。

六、與“安定胡氏”有關的歷史人物

唐林寶《元和姓纂·胡》云:“帝舜之后胡公封陳,子孫以謚為姓。(郡望)安定。漢有胡建始居焉。后漢有太尉胡廣。魏有胡質,荊州刺史;生威,青州刺史、平春侯,又居淮南。晉胡奮,安定臨涇人,官至左仆射。左仆射胡奮,石季龍入關興梁,皇甫、韋杜、牛辛,皆以華胄,不在戍役之限。奮(按:應為廣子喜)裔孫國珍,后魏司空,女為宣武帝皇后,生孝文帝。珍兄真曾孫延,北齊太宰、安平王,女為武成帝皇后,生后主緯;子長安、長穆、長洪、長咸、長興,并封王。洪子文,同。(郡望)新蔡:胡奮之后,今無聞。”

林寶所說的這些與“安定”有關的歷史人物,史籍如何記載的?按其順序,轉錄如下:

1
胡 建

《前漢書·胡建傳》(《二十五史》p633)載:

胡建,字子孟,河東人也。孝武天漢(武帝年號之一,前100—前97年)中守軍正丞……時監軍御史為奸,穿北軍壘垣以為賈區,建欲誅之……迺約其走卒……斬之……由是顯名。后為渭城令,治甚有聲。值昭帝(前86——前75年在位)幼,皇后父上官將軍安,與帝姊蓋主私夫丁外人相善。外人驕恣,怨故京兆尹樊福,使客射殺之??筒毓鲝],吏不敢捕。渭城令建,將吏卒圍捕。蓋主聞之……使仆射劾渭城令……大將軍霍光寢其奏。后光病,上官氏代聽事,下吏捕建,建自殺。吏民稱冤枉,至今渭城立其祠。 

 

渭城縣,西漢元鼎三年(前114年)置,治所即今陜西咸陽市東北二十二里聶家溝。東漢廢。

胡建“河東人”,與魏徵《序》言胡城“子欽為陽翟令;欽二子曰建、曰安。建移家河東,擢渭川令,治甚有聲”,雖“渭城令”與“渭川令”稍異,應以史志為準,但可互為印證:胡建祖籍安定。

2
后漢太尉胡廣

《后漢書·胡廣傳》(《二十五史》p935——936)載:

胡廣,字伯始,南郡華容人也。六世祖剛,清高有志節。平帝時,大司農馬宮辟之。值王莽居攝,剛解其衣冠懸府門而去,遂亡命交址,隱于屠肆之間,后莽敗乃歸鄉里。父貢,交址都尉。……為太常,拜太尉……雖無謇直之風,屢有補闕之益,故京師諺曰:“萬事不理問伯始,天下中庸有胡公”。及共李固定策,大義不全,又與中常侍丁肅婚姻,以此譏毀于時。自在公臺三十余年,歷事六帝……凡一履司空,再作司徒,三登太尉,又為太傅……年八十二,熹平元年(172年)薨。

 

太尉胡廣(91—172),雖系后漢名人,但此胡廣六世祖剛的祖籍,是否在安定,林寶沒有交代;也許其手中握有確鑿的資料,才將胡廣列為安定系的名人之一。

而與“南郡華容人”后漢“太尉胡廣”同名的,還有一個魏晉時安定臨涇人胡廣。其父魏車騎將軍、陰密侯胡遵,其弟車騎將軍胡奮、秦州刺史胡烈等,都是魏、晉時期聲名顯赫的人物,史稱“俱知名”。林寶為何不書太尉胡廣“安定臨涇人”,而書其“南郡華容人”,除了與魏晉的胡廣有時代先后之別,還給我們留下了遐想的空間,有待進一步探索。

3
陽陵亭侯胡質

胡質,《三國志·魏·胡質傳》(上海古籍出版社《二十五世》p1155~1156)載:

胡質,字文德,楚國壽春人也。少與蔣濟、朱績俱知名于江淮間。仕州郡,蔣濟為別駕使見太祖。太祖問曰:“胡通達,長者也。寧有子孫不?”濟曰:“有子曰質。規模大略不及于父。至于精良綜事,過之(原注:案:《胡氏譜》,通達,名敏,以方正征)。”太祖即召質為頓丘(筆者注:治所即今河南??h北)令??h民郭政,通于從妹,殺其夫程他??だ赳T諒,系獄為證;政與妹皆耐掠,隱抵。諒不勝痛,自誣,當反其罪。質至官,察其情色,更詳其事,檢驗具服。入為丞相東曹議令使,州請為治中。將軍張遼與其護軍武周有隙,遼見刺史溫恢,求請質。質辭以疾。遼出,謂質曰:“仆委意于君,何以相辜如此?”質曰:“古人之交也,取多知其不貪,奔北知其不怯,聞流言而不信,故可終也。武伯南身為雅士,往者,將軍稱之不容于口,今以睚眥之恨,乃成嫌隙。況質才薄,豈能終好?是以不愿也。”遼感言,復與周平。太祖辟為丞相屬。
(三國魏文帝)黃初中,徙吏部郎,為常山(筆者按:三國魏復置為郡,治所在今河北正定縣南。蜀將趙云即該為郡人)太守,遷任東莞。士廬顯為人所殺,質曰:“此士無仇而有少妻,所以死乎?”悉見其比居年少。書吏李若,見問色動,遂窮詰情狀若,即自首,罪人斯得。每軍功賞賜,皆散之于眾,無入家者。在郡九年,吏民便安,將士用命。遷荊州刺史,加振威將軍,賜爵關內侯。吳大將朱然,圍樊城,質輕軍赴之。議者皆以為賊盛不可迫。質曰:“樊城卑下,兵少,故當進軍為之外援。不然,危矣!”遂勒兵臨圍,城中乃安。遷征東將軍,假節都督青徐諸軍事(筆者按:駐下邳?!断纶尽份d:城中有百姓為之所立大碑),廣農積谷,有兼年之儲;置東征臺,且佃且守;又通渠諸郡,利舟楫,嚴設備以待敵,海邊無事。
性沉實內察,不以其節檢物,所在見思。(三國魏)嘉平二年(250年)薨。家無余財,惟有賜衣、書篋而已。軍師以聞,追進封陽陵亭侯,邑百戶,謚曰貞侯。子威嗣。六年,詔書褒述質清行,賜其家錢谷(語在徐邈傳)。
威,咸熙(魏元帝曹奐年號之一,公元264-265年。266年為晉武帝泰始元年)中,官至徐州刺史。有殊績,歷三郡守,所在有名。卒于安定。”

 

需要說明的是:林寶將胡質列為安定胡氏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,在于胡質是胡城后裔,生活在實行“九品中正制”、“郡望”興起之際,聲望馳名于魏晉朝野。而 《三國志·胡質傳》說胡質“壽春人”,只表明胡質出生于壽春,未言其祖籍。

壽春:即壽春縣,秦置,治所在今安徽壽縣。

胡質的曾祖勇行,仕上蔡長,自安定臨涇徙壽春;祖崇德,冠軍將軍;叔祖好德,車駕尚書,葬今甘肅莊浪縣蟠龍山,叔祖夫人杜氏封臨涇縣君(莊浪縣、臨涇縣,都屬安定郡。東漢安定郡治所在臨涇);父逵,初為淮西太守,后遷丹陽太守。

4
平春侯胡威

《三國志·魏書·胡質傳》最后,言胡質“子威嗣……威,咸熙(三國魏元帝年號,僅公元264、265兩年。266年為晉武帝泰始元年)中,官至徐州刺史。有殊績,歷三郡守,所在有名。卒于安定。”

《三國志·魏書》只說胡威“卒于安定”,沒寫具體時間?!稌x書·胡威傳》明確為西晉“太康元年(公元280年)卒于位”。其時,正如《中國歷史地名辭典》介紹的那樣,西晉安定郡的治所,已經是安定縣。

《晉書·良吏傳·胡威》(二十五史p1516)載:

胡威,字伯武,一名貔?;茨蠅鄞喝艘?。父質,以忠清著稱,少與鄉人蔣濟、朱績,俱知名于江淮間,仕魏至征東將軍、荊州刺史。威早厲志尚。質之為荊州也,威自京都定省,家貧無車馬、僮仆,自驅驢單行,每至客舍,躬放驢、取樵炊爨食畢,復隨侶進道。既至見父,停廄中十余日,告歸。父賜絹一匹為裝。威曰:“大人清高,不審于何得此絹?”質曰:“是吾俸祿之余,以為汝糧耳。”威受之,辭歸。質帳下都督先威未發請假還家,陰資裝于百余里,要威為伴,每事佐助。行數百里,威疑而誘問之。既知,乃取所賜絹與都督,謝而遣之。后因他,信以白質,質杖都督一百,除吏名。其父子清慎如此。于是,名譽著聞,拜侍御史,歷南鄉侯、安豐(按:安豐郡,三國魏黃初元年分廬江郡置,治所即今安徽霍丘縣西南)太守,遷徐州刺史,勤于政術,風化大行。后入朝,武帝語及平生,因嘆其父清,謂威曰:“卿熟與父清?”對曰:“臣不如也。”帝曰:“卿父以何為勝邪(耶)?”對曰:“臣父清,恐人知;臣清,恐人不知。是臣不及遠也。”帝以威言直而婉、謙而順,累遷監豫州諸軍事、右將軍、豫州刺史,入為尚書,加奉車都尉。威嘗諫時政之寬。帝曰:“尚書郎以下,吾無所假借。”威曰:“臣之所陳,豈在丞郎令史?正謂如臣等輩,始可以肅化明法耳。”拜前將軍,監青州諸軍事、青州刺史,以功封平春侯。太康元年卒于位,追贈使持節都督青州諸軍事、鎮東將軍,余如故,謚曰“烈”。
子弈嗣。弈,字次孫,仕至平東將軍。
威弟羆,字季象,亦有干用,仕至益州刺史、安東將軍。

 

此處之“泰康元年(280年)卒于位”,結合《三國志·魏書·胡質傳》中“威……歷三郡守,所在有名。卒于安定”,可知胡威最后的“位”是“安定郡守”。

5
胡質之父胡通達

《三國志·魏書·胡質傳》:“胡質,字文德,楚國壽春人也……蔣濟為別駕使見太祖。太祖問曰:“胡通達,長者也。寧有子孫不?”濟曰:“有子曰質。規模大略不及于父。至于精良綜事,過之(原注:案:《胡氏譜》,通達,名敏,以方正征)。”

胡通達,江蘇如皋《安定胡氏世系表》載:“崇德子,(名)逵,字通達,為丹陽守……逵之子(名)質,字文德,初為頓丘令,累遷征東將軍……追封陽陵亭侯……生子威、羆。”

《華林胡氏世系之一》載胡質父名真,“字正固,輔魏武開基,文帝時為淮西都督,封永寧侯……生子一:質。”雖與如皋譜記載有異,但“質子威……后調安定,卒于官”,與魏武帝所述、《三國志》的記載,相符。

《廬陵胡氏源流世系表·華林源流》載:胡質父“敏,字通達,魏文帝黃初時為淮西大都督”,與前述大同小異。

而有的譜上,將“胡逵”,誤為“胡達”,應為老譜磨損或傳抄之誤。因為繁體字“逵”與“逹”,字形近似。

胡質與胡廣,都是胡徵裔孫,為同堂兄弟。

胡徵是胡城后裔。其世系為:城—欽—建—孝先—沂—寬—冕—徵。

胡城至胡質的世系為:①城—②欽—③建、安—④(建子)孝先-⑤(孝先子)沂、浩—⑥(沂子)寬—⑦(寬子)冕、昶—⑧(冕子)徵—⑨(徵子)昌宗、昌裔、昌胤—⑩(昌裔子)勇行、(昌胤子)敏行—?(勇行子)崇德、(敏行子)好德—?(崇德子)逵、(好德子)遵—?(逵子)質,(遵子六)廣、奮、烈、歧—?(質子)威、羆,(廣子)喜

6
車騎將軍胡奮

1、胡奮傳略

《晉書·胡奮傳》(《二十五史》p1425)載:

胡奮,字玄威,安定臨涇人也。魏車騎將軍、陰密侯遵之子也。奮性開朗,有籌略。少好武事。宣帝之伐遼東也,以白衣侍從左右,甚見接待,還為校尉,稍遷徐州刺史,封夏陽子。匈奴中部帥劉猛叛,使驍騎路蕃討之,以奮為監軍,假節頓軍硜北為蕃后繼,擊猛,破之。猛帳下將李恪斬猛而降,以功累遷征南將軍,假節都督荊州諸軍事,遷護軍,加散騎常侍。奮家世將門,晚乃好學,有刀筆之用,所在有聲績,居邊特有威惠。泰始(晉武帝司馬炎年號之一,265—274年)末,武帝怠政事而耽于色,大采擇公卿女以充六宮,奮女選入為貴人。奮唯有一子,為南陽王友,早亡。及聞女為貴人,哭曰:“老奴不死,唯有二兒,男入九地之下,女上九天之上!”奮既舊臣,兼有椒房之助,甚見寵待,遷左仆射,加鎮軍大將軍,開府儀同三司。時楊駿以后父,驕傲自得。奮謂駿曰:“卿恃女更益豪耶?歷觀前代,與天家婚,未有不滅門者,但早晚事耳。觀卿舉措,適所以速禍。”駿曰:“卿女不在天家乎?”奮曰:“我女與卿女作婢耳,何能損益?”時人皆為之懼。駿雖銜之而不能害。后卒于官,贈車騎將軍,謚曰壯。
奮兄弟六人,兄廣,弟烈,并知名。
廣字宣祖,位至散騎常侍、少府。廣子喜,字林甫,亦以開濟為稱,仕至涼州刺史、建武將軍、假節護羌校尉。
烈,字武玄,為將伐蜀,鐘會之反也,烈與諸將皆被閉。烈子世元,時年十八,為士卒先,攻殺會,名馳遠近。烈為秦州刺史。及涼州叛,烈屯于萬斛堆,為虜所圍,無援遇害。

 

《晉書·胡奮傳》,不僅說胡奮“家世將門”,連胡奮的兄廣、弟烈、侄世元,也簡略記載了。

2、胡奮故居

舊《鎮原縣志》記載,胡奮故居,“在鎮原縣城東里許,社稷壇左,舊名胡府坪,今名胡家坪。”

hushibaike

圖10、2015年胡氏考察團在觀看“胡奮故居遺址”碑

鎮原,這個魏、晉時期根本沒有縣城的地方,為什么有“胡府坪”?胡府坪所在,是一處平闊的臺塬地。背依群山,面臨茹河,東距彭陽縣城20多公里,西距安定縣城20多公里,是控扼茹河北岸彭陽縣城至安定縣城官道的咽喉,軍事意義重大,屬于戰略要地。胡奮是陰密侯、車騎大將軍胡遵之子,與兄弟廣、烈、岐,叔父胡逵之子胡質,都是魏晉名將。胡奮榮膺車騎將軍、女兒獲寵之后,聲譽更隆,遠近聞名。胡奮故居,被民間視為風水寶地。千年之后,被鎮原縣委黨校占用,內有“文物保護單位”“胡奮故居”石碑。

7
安定郡公、文宣公胡國珍

1、胡國珍(439—518)傳

《魏書·胡國珍傳》(《二十五史》p2380—2381)載:

胡國珍,字世玉,安定臨涇人也。祖略,姚興渤海公姚逵平北府諮議參軍。父淵,赫連屈丐給事黃門侍郎。世祖克統萬,淵以降款之功,賜爵武始侯,后拜河州刺史。國珍少好學,雅尚清儉。太和十五年(491年)襲爵…女以選入掖庭,生肅宗,即靈太后也。肅宗踐祚,以國珍為光祿大夫。靈太后臨朝,加侍中,封安定郡公…遷司徒公……又追(母親)京兆郡君為秦太上君……神龜元年(518年)四月……十二日薨,年八十……謚文宣公…持節就安定監護喪事。靈太后迎太上君神柩還第,與國珍俱葬……初,國珍無男,養兄真子僧洗為后,后納趙平君,生子祥。

hushibaike圖11、2015年,鎮原秦銘主任向胡氏考察團介紹胡國珍墓有關情況

胡國珍夫婦墓,在今鎮原縣東南30余里的上肖鄉萬俟溝圈,位于靈太后倡建的北石窟寺與南石窟寺連線的中間,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。

《胡國珍傳》后半部,還記載了胡國珍子祥、養子僧洗:

祥,字元吉,襲封。故事世襲,例皆減邑,唯祥獨得全封。趙平君薨,給東園祕器。肅宗服小功服,舉哀于東堂。靈太后服齊衰,期葬于太上君墓左,不得祔合。祥歷位殿中尚書、中書監、侍中,改封東平郡公。薨,贈開府儀同三司、雍州刺史。謚曰孝景。
僧洗,字湛輝。封爰德縣公,位中書監、侍中,改封濮陽郡公。僧洗自永安(北魏孝莊帝元子攸年號之一,528—530年)后,廢棄不預朝政。天平(東魏孝靜帝元善見年號之一)四年(537年)薨。詔給東園祕器,贈太師、太尉公,錄尚書事、雍州刺史。謚曰孝真。長子寧,字惠歸,襲國珍先爵,改為臨涇伯,后進為公。歷岐、涇二州刺史。卒謚曰孝穆。女為清河王亶妃,生孝敬皇帝。武定(東魏孝敬帝元善見年號之一,539—542年)初,贈太師、太尉公,錄尚書事。謚曰孝昭。子虔,字僧敬,元義之廢靈太后,虔時為千牛備身,與備身張車渠等,謀殺義,事發,義殺車渠等,虔坐遠徙。靈太后反政,征為吏部郎中。太后好以家人禮與親族宴戲,虔常致諫,由是后宴謔多不豫焉。出為涇州刺史,封安陽縣侯。興和三年(542年),以帝元舅,超遷司空公。薨,贈太傅、太尉公、尚書仆射、徐州刺史。謚曰宣。葬日,百官會葬,乘輿送于郭外。子長粲。

 

2、胡國珍老家顯揚里

huhsibaike

圖11、胡國寶墓志銘拓片

《魏書·胡國珍傳》說胡國珍“安定臨涇人”,沒說具體地方。

鎮原縣安定胡氏文化保護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秦銘,在陜西境內發現的《胡國寶墓志銘》,給我們提供了線索。其《銘》曰:“魏故使持節車騎將軍、冀州刺史、新平公胡國寶,安定臨涇顯揚里人,乃苻勃海公諮議參軍、魏使持節散騎常侍、儀同三司、秦州刺史略之孫,赫連中書舍人尚書郎、魏使持節侍中大將軍、雍州刺史司空公淵之子也。”

原來,胡國寶也是胡淵之子、胡略之孫,與胡國珍為兄弟。對比魏徵《序》中:“喜子忠……忠生三子世貴、世爵、世榮……世爵封武始侯……世爵子國珍”,可知:“忠”就是“略”,“世爵”就是“淵”,或記名、或記字號而已。

而“顯揚里”,則是他們共同的家。新平公胡國寶的墓志銘,之所以在陜西境內發現,是北魏的新平郡治所,在白土(今陜西省彬縣)。墓志銘落款時間,為魏神龜元年歲在戊戌(518年)十一月。此時胡國珍剛去世七個月。

“顯”,《辭?!方忉尀椋?ldquo;①明顯,顯著……②表現,顯出……③顯揚?!稘h書·李廣傳》:‘吳楚反時,為驍騎都尉,從太尉亞夫戰昌邑下,顯名。’④高貴;顯赫。如顯達;顯宦;顯者。”

“顯揚”,《辭?!罚?ldquo;稱揚;聲名昭著?!抖Y記·祭統》:‘顯揚先祖,所以崇孝也。’《史記·律書》:‘然身寵君尊,當世顯揚。’”

可見,胡國珍、胡國寶出生之前,其老家,早被稱為“顯揚里”,必是那里世代都出聲名顯赫之人。

而“里”,《辭?!丰尀椋号f時縣以下的基層行政單位。顧炎武《日知錄》卷二十二:“以縣統鄉,以鄉統里。備書之者,《史記》‘老子,楚苦縣厲鄉曲里人’是也。”

“里”的規模,朝代不同,路程遠近、戶數多寡有異。何休注《春秋·公羊傳·宣公十五年》“什一行而頌聲作矣”曰:“一里八十戶”。隋代畿外二十五家為里。唐以百戶為里,五里為鄉。明代以一百十戶為一里。漢代至魏晉南北朝,顯揚里位處北部邊境,其規模,應在幾十戶的范圍內。

幾十戶人家的范圍,居然被稱為“顯揚里”,本身就非同凡響。不妨對胡國珍、胡國寶兄弟前十代的世系,予以梳理,探其究竟:

(渭城令胡建的玄孫)①侍中、大司馬轉大司徒、妻子衛氏被封安定夫人的胡冕;②博士、諫議大夫胡徵;③諫議郎昌宗,都水教諭昌裔,議郎昌胤;④上蔡長勇行,黃門郎敏行;⑤冠軍將軍崇德,車駕尚書好德;⑥丹陽太守胡逵,車騎將軍、武始侯轉陰密侯胡遵;⑦征東將軍、陽陵亭侯胡質,散騎常侍、少府胡廣,陽夏侯、車騎將軍、謚壯侯的胡奮,護國將軍、秦州刺史胡烈,并州刺史胡歧;⑧鎮東將軍、平春侯胡威,征南將軍胡羆,建武將軍、護羌校尉胡喜;⑨平東將軍、平春侯胡奕,車駕侍郎、大司馬、秦州刺史胡忠(略);⑩侍中大將軍、雍州刺史、武始侯、司空公世爵(淵)。十代人,無論出生于茲,還是自此遷出,文官武將,代代顯貴,名人輩出。其地曰“顯揚里”,名副其實。

3、胡靈太后出生地——皇后灣

胡靈太后,系胡國珍之女。

《魏書•卷十三•皇后傳•宣武靈皇后胡氏》(《二十五史》p2210)載:

宣武(宣武帝拓跋恪,500—515)靈皇后胡氏,安定臨涇人,司徒國珍女也。母皇甫氏。母皇甫氏產后之日,赤光照耀。京兆山北縣有趙胡者,善于卜。國珍問之,胡云:“賢女有大貴之表,方為天地母,生天地主。勿過三人知也。”后姑為尼,頗能講道。世宗初,入講禁中。積數載,諷左右,稱后姿行。世宗聞之,乃召入掖庭,為承華世婦。而椒掖之中以國舊制,相與祈祝,皆愿生諸王公主,不愿生太子。唯后每謂夫人等言“天子豈可獨無兒子?何緣畏一身之死,而令皇家不育冢嫡乎?”及肅宗在孕,同列猶以故事相恐,勸為諸計。后固意確然,幽夜獨誓云:“但使所懷是男,次第當長子。子生,身死所不辭也。”既誕肅宗,進為充華嬪。先是,世宗頻喪皇子,自以春秋長矣,深加慎護,為擇乳保,皆取良家宜子者,養于別宮,皇后及充華嬪皆莫得而撫視焉。及肅宗踐阼,尊后為皇太妃,后尊為皇太后,臨朝聽政,猶稱殿下下令行事,后改令稱詔,群臣上書曰“陛下”,自稱曰“朕”。太后以肅宗沖幼,未堪親祭,欲效傍《周禮》夫人與君交獻之義,代行祭禮。訪尋故式,門下召禮官、博士議以為不可。而太后欲以帷幔自鄣,觀三公行事,重問侍中崔光,光便據和熹鄧后薦祭故事。太后大悅,遂攝行初祀。
太后性聰悟,多才藝。姑既為尼,幼相依托,略得佛經大義。親覽萬機,手筆斷決。幸西林園法流堂,命侍臣射,不能者罰之。又自射針孔,中之,大悅,賜左右布帛有差。
先是,太后敕造申訴車,時御焉,出自云龍大司馬門,從宮西北入自千秋門,以納冤訟。又親策孝秀州郡計吏于朝堂。太后與肅宗幸華林園,宴群臣于都亭曲水,令王公已下,各賦七言詩。太后詩曰:“化光造物含氣貞”。帝詩曰:“恭己無為賴慈英”。王公以下,賜帛有差。
父薨,百寮表請公除,太后不許。尋幸永寧寺,親建剎于九級之基,僧尼士女赴者數萬人。及改葬文昭高后,太后不欲令宗主事,乃自為喪主出至終寧陵,親奠遣事,還哭于太極殿。至于訖事,皆自主焉。后幸嵩高山,夫人、九嬪、公主已下,從者數百人,升于頂中,廢諸淫祀,而胡天神不在其列。后幸左藏,王公、嬪主已下從者百余人,皆令任力負布絹,即以賜之。多者過二百匹,少者百余匹。唯長樂公主手持絹二十匹而出,示不異眾而無勞也,世稱其廉。儀同陳留公李崇章、武王融,并以所負過多,顛仆于地,崇乃傷腰,融至損腳。時人為之語曰:“陳留章武,傷腰折股。貪人敗類,穢我明主。”尋幸闕口溫水,登雞頭山,自射象牙簪,一發中之,敕示文武……及武泰元年(528年),爾朱榮稱兵渡河,太后盡召肅宗六宮,皆令入道,太后亦自落發。榮遣騎拘送太后及幼主于河陰。太后對榮多所陳說,榮拂衣而起,太后及幼主并沉于河。太后妹馮翊君收瘞于雙靈佛寺。出帝時(532年)始葬,以后禮而追加謚。

 

此《傳》言“宣武(宣武帝拓跋恪,500—515)靈皇后胡氏,安定臨涇人,司徒國珍女也”,而今鎮原縣城西南郭塬鄉的“皇后灣”,是靈太后的出生地,說明該地本名“顯揚里”。胡靈太后出生在這里,才被后人稱為“皇后灣”。   

皇后灣,位于茹河南岸,距離東北方向茹河北岸的古安定縣城,直線距離僅僅12.9公里。

hushibaike圖12、安定縣城遺址張莊至皇后灣(右上方)的距離12,9公里(衛星測距)

hushibaike圖13、今皇后灣胡靈太后祠所在地衛星圖

皇后灣,在胡國寶的墓志銘中,之所以被稱為“顯揚里”,顧名思義,是說從魏、晉,到北魏,這里一直人杰輩出,聲望顯赫,聞名遐邇,受人仰望。

胡奮故居所在的胡府坪,胡靈太后出生地皇后灣,胡國珍、胡國寶的老家顯揚里,無疑都是安定胡氏在安定縣城周圍分布的聚居地。安定胡氏,就是從這些地方走出去,經邦安國平天下,名垂青史、播遷四海的。

8
魏晉南北朝的歷史更替

安定胡氏,歷魏、晉、南北朝,逐漸走向輝煌。但不明朝代之間的更替、疆域,就很難理解胡氏人物在朝代更替中的經歷、職守范圍、居地變遷??绯娜宋?,其《傳》記,往往不能只看一個朝代。如胡威,既見于《三國志·魏書》,又見于《晉書》;胡藩,《南史》有記,《宋書》也列傳。對于他們,宜于綜合分析,才能既知其一,也知其二,避免盲人摸象、偏執一詞,流于片面。為此,借助2009年版《辭?!?,簡要介紹如下:

1、三國魏

三國之一。公元220年曹丕代漢稱帝,國號魏,都洛陽(今河南洛陽市東),亦稱“曹魏”。占有今淮河兩岸以北中原地區和秦嶺以北關中、隴右、河西地區,西包新疆,東抵朝鮮半島西北部。266年初司馬炎代魏稱晉,魏亡。共歷五帝,四十六年。

2、晉

朝代名。公元266年初(魏元帝咸熙二年十二月),司馬炎(晉武帝)代魏稱帝,國號晉,亦稱“司馬晉”,都洛陽(今河南洛陽東),史稱“西晉”。泰康元年(公元280年)滅吳,統一全國。疆域東、南到海,西到蔥嶺,西南到今云南、廣西以及越南北、中部,北抵燕山,東北迤至朝鮮半島西北部。建興四年(316年),匈奴貴族建立的漢國滅西晉,北方從此進入十六國時期。建武元年(317年),司馬睿(晉元帝)在南方重建晉朝,都建康(今江蘇南京),史稱“東晉”。東晉時北境多以今淮河為界,東、南、西南與西晉同。元熙二年(420年),劉裕代晉,東晉亡。兩晉共歷十五帝,一百五十六年。

3、南北朝

時代名。從公元420年東晉滅亡到589年隋統一的一百七十年間,中國歷史上形成南北對峙的局面,史稱“南北朝”。南朝從420年劉裕代晉到589年陳亡,經歷宋、齊、梁、陳四代。北朝從439年北魏統一北方開始,到534年分裂為東魏、西魏,后來北齊代東魏,北周代西魏,北周又滅北齊。581年北周為隋所代。最后,隋滅后梁(南朝梁的殘余勢力)和陳,南北朝時期結束。

4、北魏

朝代名,北朝之一。公元4世紀初,鮮卑族拓跋部在今山西北部、內蒙古等地建立代國,后為前秦苻堅所滅。淝水之戰后,拓跋珪于386年重建代國,稱王,旋改國號為魏,史稱“北魏”,亦稱“后魏”、“拓跋魏”、“元魏”。398年建都平城(今山西大同市東北),旋即稱帝。陸續并吞后燕、夏、北燕、北涼,439年統一北方,與南朝對峙。493年孝文帝遷都洛陽(今河南洛陽市東),后改姓元。疆域北至蒙古高原,西至今新疆東部,東北至遼西,南境初以黃河為界,其后逐漸擴展至秦嶺、淮河,跨有淮南地。534年分裂為東、西魏,后東魏為北齊所代,西魏為北周所代。從拓跋珪建魏到557年初西魏亡,共歷十八帝,一百七十一年。

9
鎮原縣眾多皇后與“八王并世”

史籍記載的安定胡氏,人物眾多。如胡方回、胡叟等。

胡方回,《魏書·胡方回傳》(《二十五史》p2301)云:“安定臨涇人。父義周,姚泓黃門侍郎。方回,赫連屈丐中書侍郎。涉獵史籍,辭彩可觀。為屈丐統萬城,銘虵祠碑,諸文頗行于世。世祖破赫連昌,方回入國,雅有才,尚未為時所知也。后為北鎮司馬,為鎮修表,有所稱慶,世祖覽之,嗟美,問誰所作。既知方回,召為中書博士,賜爵臨涇子,遷侍郎。與太子少傅游雅等,改定律制。司徒呂浩及當時朝賢,并愛重之。清貧守道,以壽終。”

胡叟,《魏書·胡叟傳》(《二十五史》p2301)載:“胡叟,字倫許,安定臨涇人也。世有冠冕,為西夏著姓。……拜虎威將軍,賜爵始復男。家于密云,蓬室草筵,惟以酒自適……二妾并年衰……家無余財,年八十而卒。叟元妻敦煌宋氏,先亡無子,后庶養者亦皆早夭,竟以絕后。叟死,無有家人營主兇事。胡始昌迎而殯之于家,葬于墓次,即令一弟繼之,襲其爵始復男、虎威將軍。叟與昌雖為宗室,而性氣殊詭,不相好附。于其存也,往來乃簡。及亡而收恤至厚,議者以為,非必敦哀疎宗,或緣求利品秩也。”

史籍中的安定胡氏,如《胡叟傳》所述世有冠冕、為西夏著姓,胡奮“家世將門”,不僅男子叱咤風云,經國安邦,而且,姑娘也傾國傾城,多才多藝,嬪妃、皇后、皇太后屢出。除了胡國珍女靈太后,還有孝明皇后,武成皇后、皇太后,后主皇后、皇太后等。

《魏書·孝明皇后胡氏》(《二十五史》p2210)載:孝明(孝明帝拓跋詡,516—528)皇后胡氏,靈太后從兄冀州刺史盛之女。靈太后欲榮重門族,故立為皇后。肅宗頗有酒德,專嬖充華潘氏,后及嬪御,并無過崇。太后為肅宗選納,抑屈人流。時博陵崔孝芬、范陽盧道約、隴西李瓚等女,但為世婦……武泰初(528年),后既入道,遂居于瑤光寺。

《北齊書·后主皇后胡氏》(《二十五史》p2523)載:后主(565—576年)皇后胡氏,隴東王長仁女也……帝見之,果悅,立為弘德夫人,進左昭儀,大被寵愛。斛律后廢……祖孝徵請立胡昭儀,遂登為皇后。

《北齊書·武成胡后》(二十五史p2523)載:武成(北齊武成帝高湛,561—564年在位)皇后胡氏,安定胡延之女。其母范陽盧道約女。初懷孕,有胡僧詣門曰:“此宅瓠蘆中有月。”既而生后。天保(天保,北齊文宣帝高洋年號,550—559年,在位10年)初,選為長廣王妃,產后主(高緯,565—576在位)日,鴞鳴于產帳上。武成崩,尊為皇太后。

林寶《元和姓纂》言“珍兄真曾孫延,北齊太宰、安平王,女為武成帝皇后,生后主緯;子長安、長穆、長洪、長咸、長興,并封王。洪子文,同。”

胡國珍只有弟弟胡國寶,沒有哥哥。此處“珍兄真”,應為“珍從兄真”。

所謂“從”,《辭?!方忉尀椋?ldquo;指堂房親屬。如堂兄弟稱從兄弟,堂伯叔稱從伯叔。”“從兄,比自己年長的伯叔之子。即堂兄?!赌鲜?middot;袁昂傳》:‘從兄提養訓教,示以義方。’”“從父,父親的兄弟。即伯父、叔父。”

林寶所說的,是胡國珍堂兄胡真的曾孫胡延,為北齊太宰、安平王。女兒為武成皇后,生后主;兒子長安、長穆、長洪、長咸、長興,都被封王。其后長洪子文,也被封王。加上隴東王胡長仁,時稱“八王并世”,安定胡氏,進入空前鼎盛、輝煌的時期,朝野傾慕,舉世仰望。

縱觀魏、晉、南北朝三百多年間,安定胡氏,王侯迭出,后妃數現,涌現出兩位皇太后、兩位皇后,四位王妃,有九人封王,十人封公,十人封侯,將軍刺史數不勝數,可謂文安天下、武定乾坤,創下了千秋偉業,建立了不朽功勛,影響和推動了中華民族的歷史進程,在中國歷史文化的天空中,閃耀著奪目的光彩。

而與之相關的歷史資料,散布于各種史志、典籍,有的甚至隨碑文、墓銘,仍被深埋地下,幾近兩千年。尋找、挖掘、翻查、辨識、歸集,是我們安定胡氏子孫的義務和責任。

上面所述,僅是冰山一角,算作拋磚引玉,期待更多宗親,廣泛參與,深入研討、辨析,讓列祖列宗的光榮傳統、奮斗精神、家國情懷,融入我們的血液,代代傳承、輩輩弘揚,激勵后昆,更創輝煌。

“天下胡氏出安定”,僅是郡望意義上的高度概括。胡氏,不論是否出自安定,都是胡公滿的裔孫,有著共同的基因和團結奮斗的傳統。我們深信,秦漢至隋唐的安定縣、安定郡所在地——甘肅鎮原,將和河南淮陽陳胡公陵園一樣,是胡氏子孫世代前往祭拜先祖、緬懷列宗、學習傳統、弘揚美德的神圣家園。

胡恒俊

2021年3月于江蘇徐州

下一個:
下一個:
胡氏家族

   關于胡氏   |   尋根問祖   |   胡氏文化   |   胡氏名人   |   胡氏動態

? 2021  金華晟峰機械設備租賃有限公司    浙ICP備2021006466號-1  技術支持  中企動力 金華

  • 聯系電話 13957960303
  • 返回頂部
欧美乱伦日韩国产,亚洲中文a片免播放器观看,九九a亚洲免费视频,久久人妻熟妇尤物中文字幕